您的位置 首页 游戏

【深度】当游戏陪练成为一种职业:高收入诱惑下的玩家新出路

图片来源:比心陪练记者 | 郑超前编辑 | 宋佳楠仅20岁出头的“猫又yo”在成都买房了,这对于年收…

图片来源:比心陪练

记者 | 郑超前

编辑 | 宋佳楠

仅20岁出头的“猫又yo”在成都买房了,这对于年收入过百万的她而言不算太困难,但如果你知道她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游戏陪练”,一定会好奇这份职业的强大“捞金”能力。

陪别人玩游戏也能算是职业?这引发了外界不小的质疑。

根据第三方平台七麦数据统计,国内最大的游戏陪练平台“比心陪练”,最近1年在iOS端的下载量预估超过1300万。“捞月狗”等其他游戏陪练APP最近1年iOS端的下载量也在70万-80万不等。

截至2019年10月,比心陪练已经有超过2000万游戏玩家用户,超过200万的平台认证游戏陪练大神,其中约有100万人已经通过游戏陪练挣到过钱。

尽管质疑声不断,但游戏陪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足以让许多人“养家糊口”的职业了。

靠陪练赚钱的人

小黑刚刚接到一份老客户发来的新订单。一位来自深圳的小伙儿想让自己Dota2新赛季的定位分数更高一些,便找到小黑陪他练习。

作为中国传媒大学电竞专业的一名学生,小黑经常会接触一些和电竞相关的工作,游戏陪练是其中之一。

“(我的工作就是)陪他玩游戏、跟他聊天,还教他一些游戏技巧。”小黑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凭借这套服务,小黑和这名老顾客达成了每局12元的收费标准。

游戏陪练不同于游戏代练。最初游戏陪练是为了满足玩家既想上分,又想要有游戏体验,还想提升自己游戏水平的愿望。所以,对于游戏水平还不错的玩家而言,游戏陪练入行的门槛并不高。

在行业发展早期,每局十元的价格很难为游戏陪练们带来理想的收入。像小黑每月通过陪练大约能赚380元左右,每局收费平均12元——这只够他每天点一杯奶茶。

所以,小黑只是将游戏陪练作为自己缓解生活压力、赚点零花钱的兼职。

“庅娜”是在今年2月通过朋友介绍加入陪练行业的,并将其作为自己的业余兼职。“我就是把平时玩《王者荣耀》的时间用来接单了。”她说身边人听说她靠陪练赚到了钱,都特别惊讶。

不过,庅娜做游戏陪练的收入是小黑的十倍,大约为每个月3000元-5000元。除了《王者荣耀》比Dota2更加热门的原因外,她每局游戏的定价也比小黑高很多,达到了20元/局。

当然,每局定价并非由游戏陪练自行设定,更多取决于游戏陪练平台的定价体系。

以比心陪练平台为例,游戏陪练的基础定价由“大神分”决定, 而“技术认证”“语音连麦”“人皮话多”等个性标签也可以带来服务价格的提升。

“我们会根据不同游戏的服务体系计算出大致的价格带,游戏陪练大神可以选择在这个价格带里进行收费波动,但不能超出(系统计算的)封顶价格。”林嵩说。

界面新闻记者在比心陪练上发现,最贵的“明星指导”陪练价格高达520元/小时,这个价格等同于FPX、IG的电竞职业战队选手的陪练标价,并且依旧有不少人下单。他们要么是在游戏技巧上登峰造极,要么就是具备幽默诙谐的沟通方式以及御姐音、萝莉音等独特的音色。

靠着游戏陪练还清房贷的猫又yo就是“明星指导”中的一员,她在比心陪练的陪练价格已经达到199元/小时。下单的大部分都是粉丝,也有一部分是普通用户。

根据比心陪练后台数据统计,兼职游戏陪练的平均月收入已经达到了3000元-4000元;而在捞月狗平台,公司旗下2万名陪练的平均月收入则达到了6200元。这个数字在三、四线城市已经算得上是中高水平的收入。

如果成为全职陪练,收入还会变得更高。庅娜透露,她在失业期间曾经做过全职陪练,每个月的收入大约能到8000元-10000元。但获得陪练平台的标签认证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如果只是兼职接单,很难有时间去完成这些标签的技能认证。

 “纯靠陪练接单,(捞月狗)平台游戏陪练的最高月收入达到了十几万。”捞月狗CEO痞子狼(化名)说道。

这也意味着,游戏陪练已经成为一项可以获得高收入的个性化职业。

陪练的崛起之路

游戏陪练并不是一个新鲜词汇。

手游尚未兴起之时,玩家们就已可以通过淘宝等网络渠道寻找心仪的游戏陪练和自己一同玩游戏。但在游戏尚且是“洪水猛兽”的年代,游戏陪练的发展难以一帆风顺。

“早在2010年,我就想做一款游戏陪练软件,但那时的80后很难接受这种新兴职业,他们觉得游戏陪练根本算不上是一种正常的职业。”比心陪练CEO林嵩回忆道。

面对外界的不理解不认可,林嵩只能暂时搁置这个想法。

“直到2014年,国家开始大力倡导电子竞技,将其作为体育项目发展,加之态度更开放的90后逐渐走上社会舞台,我觉得游戏陪练有机会变成主流职业了。”他说道。

同年,比心陪练的前身“鱼泡泡”项目正式开始运作,并且可在全平台对外下载,这也是国内最早的游戏陪练类App。

“我有几个朋友,《王者荣耀》玩得特别好,但他们却只能在餐厅里面当服务员。”林嵩说道,“比心陪练就是为了让更多热爱游戏且技术出色的玩家,能够通过自己喜欢、擅长的事情获得应有的收益。”’

所以,他最初的目标就是为喜爱游戏的大众创造普适的就业机会。

随着行业不断发展,游戏陪练开始变得不再只是单纯的“陪客人玩游戏”,而是成为用户释放精神压力的一种渠道。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很晚了,本来已经不想再接陪练订单,但有位熟客下单想找个人聊天,所以我最后还是接受了。” 庅娜对界面新闻记者说道。

那时候,她意识到许多用户找她下单不仅仅是想要在游戏中获得胜利,更多是想要找个陌生人倾诉自己在生活中的苦闷,得到精神上的放松。所以,她在游戏陪练的过程中总会想方设法的让客人变得开心,这属于她服务内容的一部分。界面新闻记者采访庅娜的过程中,至少被她逗笑了十几次。

这个观点也得到了捞月狗CEO痞子狼的认可。他表示,如今的玩家在精神层面上的需求变得越来越强烈,所以游戏陪练市场进入了蓬勃向上的发展阶段。这让游戏陪练成为其平台商业化变现的一种有效途径。

“2019年初,直播行业受到短视频的冲击,导致许多主播的收入逐渐下滑,开始转型为游戏陪练。”通过监测整个行业和后台数据,痞子狼认为,陪练行业的市场超过百亿。

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和变现手段,直播平台也开始相继涌入。

今年3月,触手直播开始做陪练招募;5月,虎牙直播发布了陪练分红体系;10月,斗鱼直播上线了陪练业务。许多主播开始兼职做起了游戏陪练。

触手直播陪练负责人认为,直播平台加入陪练是成本不高的新增量,平台自带知名度使得招募陪练难度变小,加上直播平台自身又有中小主播作转化,点单用户更多更优质,可以更快更深地形成陪练生态。此外,还可以为中小型主播增加创收空间。

“游戏直播的用户群体与游戏陪练的消费群体比较吻合,我们也发现很多用户有一定的游戏陪练需求。”该负责人强调,“直播平台的用户量和付费金额都要比陪练平台高,转化为陪练订单量和流水有更高的起点。”

目前,比心陪练已经和虎牙达成了独家合作,并与斗鱼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痞子狼也透露,捞月狗正在就陪练业务和直播平台进行接触,未来也很有可能达成合作关系。

“各大直播平台,甚至淘宝,一起加入游戏陪练这个赛道,证明游戏陪练正在逐渐被认可。”林嵩说道。

游戏陪练的新机会

不可否认,游戏陪练确实存在单靠接单能够月入十万的“大咖”,但在整个行业中凤毛麟角。相比之下,高收入的游戏陪练多半都是凭借陪练平台提供的资源向其他方向发展。

在陪练行业拥有一定人气后,游戏陪练的收入来源就有了更多可能性,比如猫又yo同时加入了MCN经纪公司,在抖音短视频平台的粉丝超过了600万,百万年收入不在话下。

短视频最初只是游戏陪练拉拢顾客的一种策略,用以展现自身的特色。“我们希望通过短视频或图文来展现陪练的内容,给用户更直观的感受,让他们知道自己能够得到什么样的服务。”林嵩说道。

但在其中脱颖而出的“幸运儿”,就有了朝着网红道路继续发展的机会。

入行长达5年的游戏陪练“桃花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她进入陪练行业后制作的第一个短视频受到大量网友的喜爱,所以短视频才成了她的另一个发展方向。

但还有一个先决条件——游戏陪练需要和陪练平台进行签约。

“我(在加入陪练行业之前)的单位工资一个月其实也就3000元-4000元,观察了一段(陪练行业)时间之后,我觉得既然是自己喜欢的职业,只要好好努力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的。”桃花娘说。

在成为专职游戏陪练之前,桃花娘还做过文职、前台、统计等朝九晚五的职业,直到去年,终于下定决心放弃其他工作,彻底投身游戏陪练行业。

签约之后,陪练平台会帮助游戏陪练发展其短视频或直播业务,也使游戏陪练有机会通过平台推荐签约MCN机构。如今,桃花娘的月收入最高已经能够达到十万元,在抖音短视频平台的粉丝数也超过了300万。

多方面的发展让签约陪练的收入远远超过普通的游戏陪练。

“签约陪练的收入有的每月能达到20万元-30万元,但这些陪练需要服从平台为他们制定的发展路线。”痞子狼说。

不过,想成为签约陪练并不那么容易。

庅娜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她曾经也是一名网红,本来也想成为一名签约陪练,但五年的起步签约时间让她的年龄成了一道过不去的坎儿——陪练平台无法确保她在五年之后的影响力,因此更愿意去寻找一些更年轻、更有潜力的游戏陪练。

“我们会有选秀机制,只有排名达到了选秀的前三名,才会考虑与其签约。”痞子狼说,选秀标准基本与培养小明星无异,对颜值、才艺、配合度都有要求,最终还需要通过短视频的数据再筛选一次。”

这种签约陪练是普通陪练向上晋升的最佳动力,绝大多数人难以抵挡超百万年收入的巨大诱惑力。

比心陪练也有自己的“造星”计划。据林嵩透露 ,下一步比心陪练将与短视频平台、多家顶级MCN机构联合挖掘潜力新秀,争取未来3年内共同打造超过100个像“猫又yo”百万收入的游戏陪练大神。

当外貌和声音成为顾客下单的重要因素后,直播行业早期存在的“打擦边球”乱象,是否会在陪练行业重演也成为许多人的顾虑。

“首先,平台肯定是不提倡这种行为;其次,我们会采用AI审核内容的方式进行监督,并且不断对陪练大神进行教育。”林嵩说道。

在比心陪练平台中,用户已经无法找到除了游戏陪练、心理咨询以外的任何其他服务。而之前,平台上还有哄睡电台、虚拟恋人等情感业务,但为了规避风险和聚焦游戏陪练的战略调整,这些业务目前均已下架。

而在捞月狗平台上,所有游戏陪练都会进行严格的资质审核、培训教育和内容监管。痞子狼强调,平台上现存的2万多名游戏陪练都接受过严格的审核和培训,后续的新人加入也会受到严格把控。

除了短视频作者外,近几年,游戏陪练平台还成为了电子竞技俱乐部招募青训选手的摇篮。

以比心陪练为例,从2019年年初开始,比心陪练联合IG、FPX、eStarPro、Hero久竞等超过10家知名职业战队推出电竞“星火”计划,共同构建中国电竞青训体系。各战队全年在比心陪练App开展超过25场青训招募活动,为游戏玩家及陪练用户提供向电竞职业选手的晋升通道。

目前,已有超过10人成功进入IG、FPX、eStarPro、Hero久竞等知名战队的线下青训营。

不仅如此,2019年8月1日,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联合比心陪练、HERO久竞电子竞技俱乐部、完美世界等电竞、游戏行业公司共同起草的《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及其技能认定平台已经正式实施了。据悉,该标准将电竞陪练师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等级,并从申报条件、职业技能、职业道德守则等多个维度给出了明确的描述和规范。

这意味着“电子竞技陪练师”得到了官方职业技能认定,游戏陪练已经成为受到国家认可和管控的职业,并且为整个电竞行业创造了数以万计的就业渠道。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Newzoo最新发布的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今年全球电子竞技观众将达到4.431亿,其中包括1.979亿电子竞技爱好者和2.452亿休闲观众。这些都是陪练业务的潜在用户。

当然,这远远不是游戏陪练行业的终点,甚至只能算得上是起步阶段。

“我希望能够在接下来3-5年把陪练行业的就业规模发展到千万级别,并不断优化平台机制算法,让更多人在比心陪练能够持续赚取收入,同时也会投入资源为用户打造更多元的晋升通道。”林嵩说道。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7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iziizlicem.com/3530.html
凉一

作者: 凉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700354

邮箱: 700354@qq.com

工作时间:上午10点-晚上24点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