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评论

【边界观察】条条大路通欧洲:复原将欧亚非连接的五条非法移民线路

来源:视觉中国【“边界观察”是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人类学博士赵萱在界面新闻…

来源:视觉中国

【“边界观察”是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人类学博士赵萱在界面新闻开设的专栏,基于田野调查经历,讲述他对于全球边界地区的观察和思考。】

10月23日,39名亚洲偷渡客被发现冻死在英国埃塞克斯一个工业园区的货柜车里,一个触目惊心的悲剧事实也揭露出一个令人感到陌生和恐惧、围绕人口走私而展开的世界体系与全球网络。

随着各国媒体对于细节的披露日益增多,英伦三岛、越南、爱尔兰、比利时、法国、保加利亚乃至中国等原本看似不相干的国家和地区被编织在一起。长期以来,我们对于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抱有了太多的乐观期许,但新世纪伊始,围绕恐怖主义和非法移民而爆发的一系列事件却在表述全球叙事的另一种黑暗版本。

在本起事件中,货柜车与非法移民的流动路线和方式将为我们复原这一“全新”的全球网络。

货柜车的车头和货箱分别在不同时间经两条路线入境英国,车头于2017年注册于保加利亚,由一名爱尔兰女性以公司名义注册,目的是为了获得减免税款和保险的优惠政策(保加利亚在欧盟中的特殊政策),但自2017年注册后再未于保加利亚境内出现。随后在今年10月20日,车头在北爱尔兰司机莫里斯·罗宾逊的驾驶下从爱尔兰的都柏林出发自西向东前往英国的霍利海德郡,后到达埃塞克斯等待与货箱汇合。

货箱为冷冻货柜,所有公司注册地为北爱尔兰,但在都柏林有办事机构。现已知最早的出发时间是10月22日下午2时,从比利时的第二大货运港口泽布吕赫港乘货轮跨海自东向西到达英国的珀弗利特港,随后被提取装车移动至附近2公里的埃塞克斯工业园区,据此前的报道显示,这条海运线路被英国边境警方视为秘密的登陆入境的港口线路之一。

在传统的观感中,英国与欧洲大陆以英吉利海峡为界构成了隔海相望的简单意象,但现实的运输线路和车辆政策却如穿针引线一般将英伦三岛和欧洲大陆各国一一串联。不仅是线路和组合的多元,运输方式也极为丰富,除了这类致死的冷冻集装箱,还包括一大批商业车辆、卡车、货车、飞机或渡轮乃至小艇都可能从事走私人口的工作。不仅是在英国,在今天整个以确保流动畅通为前提的边界管理时代,罪恶也在此土壤上滋长。

非法移民的流动与集散则远比交通运输线路更为复杂和庞大,毫不夸张地说如同蜘蛛网一样遍布欧洲全境,并将欧亚非大陆捆绑在一起,但我们仍然可以粗略地总结为5条路线。

首先是这起事件中亚洲偷渡客可能选取的东部边境路线(Eastern Border Route)。欧盟与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等东欧各国有着长达6000公里的陆路边境线。尽管非法越境人数在几大路线中并不多,但这条路线的最大特点是非法过境点数量众多,东欧各国自身便是流入西欧的移民大国,因此甚至发现有骑载自行车非法入境的案例。同时,该线路还呈现出非法移民群体的区域性特色,例如于2015年10月以后新出现的从俄罗斯进入挪威和芬兰的北极路线,主要以阿富汗人和叙利亚人为主;而来自以越南为代表等东南亚非法移民大多选择从拉脱维亚-俄罗斯边境非法入境。但相比非法移民和人口走私,这条线路更显著的安全隐患来自香烟、酒品和汽车等商品的跨境走私。

其次是历史最为悠久、影响最深远的东地中海路线(Eastern Mediterranean Route),该线路见证了二战结束后欧洲遭遇过的多次大规模中东移民潮,其中便包括2011年以来的叙利亚难民流动。2015年,惊人的885386名非法移民经东地中海路线进入欧洲,创下历史纪录,数量是2014年的17倍,当年主要的移民群体依照数量多少依此为叙利亚、阿富汗和索马里;2018年,伊拉克移民上升为第三大移民群体,随着2016年欧盟、土耳其签订有关边界管理和移民遣返的联合声明,非欧洲地区的非法移民数量降低,但来自土耳其的非法移民却上升到第四位。

第三条线路是伴随着东地中海线路而兴起的西巴尔干线路(Western Balkan Route),最初跟阿尔巴尼亚与希腊之间的移民往来有关,随后发展为非欧洲地区移民经希腊与保加利亚的南部边界北上进入巴尔干地区,再从匈牙利、克罗地亚、罗马尼亚、塞尔维亚进入欧洲腹地的重要线路,在此过程中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匈牙利的布达佩斯等城市成为重要的非法移民中转站,并直接影响到比利时的布鲁塞尔等城市成为欧洲非法移民的流动枢纽。这条线路上被监测到的主要非法移民群体来自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

第四条线路是受到北非非法移民青睐的中地中海路线(Central Mediterranean Route)。2016年,该线路的非法移民数量创纪录地达到了181376名,其中包括借助臭名远扬的普利亚和卡拉布里亚航运线路到达的人数。在2017年之前,利比亚发达的走私系统一度吸引了众多非法组织争夺该国航线的控制权,2017年以后该线路遭到了欧盟的重点打击,意大利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利比亚本土实施移民管控,致使从利比亚出发的非法移民数量下降了87%,从阿尔及利亚出发的非法移民数量下降了一半,但突尼斯却在2018年末成为新的最大的非法移民出发地。

最后一条线路是日益兴起的西地中海线路(Western Mediterranean Route),随着中部和东部地中海线路联合执法的加强,西地中海线路在2018年以后开始成为非法移民进入欧洲最常用的路线,相较于2016年非法移民人数不足10000人,2017和2018年却连续两年人数翻番,2018年已达创纪录的57034人。这条线路的非法移民群体主要来自摩洛哥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尤其是西非国家。这条线路最大的特点是陆海线路的结合,由于西班牙在摩洛哥存在梅利利亚和休达两处飞地,因此非法移民可以选择冒险翻越围栏;而海上线路上,直布罗陀海峡一带密集的航运线路使得许多非法移民组织通过小型小皮艇走私人口。

5条大道如同“动脉血管”一样联系着欧洲与世界,但又通过“毛细血管”一样的具体线路和多元运输方式实现一次次触目惊心的人口走私。尽管随着叙利亚战事和国际反恐行动接近尾声,2019年非法移民入境欧洲的数量已经不到2015年峰值的10%,但在2019年10月的欧盟官方报告中,仍然有高达近10万名非法移民进入欧洲,并且摩洛哥、突尼斯、土耳其、塞浦路斯等以往相对冷门的出发地有着明显的上升趋势。

当这些数以万计的非法移民到达欧洲之后,迎接他们的却不一定是美好的新世界,而有可能是更为黑暗的奴役,高昂的非法移民债务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迫使他们投身于地下大麻种植、非法的性交易以及肮脏的廉价劳动等常人不愿意接触甚至想象的工种。在这样一个追求快速流动、效率至上、数字量化的全球化时代,人性也将在充盈的流动性面前被重新被检视与保障。

我们应当意识到在官方冰冷的边境线路和统计数字背后是无数鲜活的移民个体和丰富的移民故事,他们构成了 “移民血管”中的“血液”。在英国货柜车事发之后,不少遇难者的社交媒体和个人信息被公开,例如26岁的遇难越南女孩Pham Tra My在绝望中写下的短信:“非常抱歉,爸爸妈妈,我的异国之旅失败了。我快死了,不能呼吸了。我非常爱你们。”她在短信的最后写下了自己的家庭住址,以便人们能够让她落叶归根,这也有助于我们去复原这条不寻常的移民之路。曾有人类学家在对非法移民的研究中,收集迁移之路上移民遗留下的痕迹,吃过的餐盒、睡过的床榻、遗弃的物品和留下的字句,这些被人们普遍认为是“垃圾”的物件却是呈现移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很难找到曾经的物主,甚至无法判别的生死,却能部分地从这些事物中还原,这也构成了“边界志”(border biography)的书写。除了印证地图上的移民线路和罗列的移民数字,我们还要做的是将这些隐藏在人们视线之外、挣扎在世界不可知的另一面的人们完整地记录下来,留下一些温度。

英国货柜车致死事件发生后的一周,欧洲边境保护局(the European Border and Coast Guard Agency)随即召开了第24届国际边境执法年会,会议的主题直指全球各界应当如何应对来自恐怖主义、人口走私以及身份欺诈的跨界安全挑战。在会议期间,涉及美国、白俄罗斯、澳大利亚、波黑和摩洛哥等国的联合防卫计划与倡议被提出,在同情与反思的同时,我们似乎随时在准备着投身于下一场反移民的战争之中。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责编邮箱:yanguihua@jiemian.com)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7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iziizlicem.com/2339.html
凉一

作者: 凉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700354

邮箱: 700354@qq.com

工作时间:上午10点-晚上24点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